千金難買“我愿意”:新職業層出不窮 新選擇五花八門

【時間: 2019-11-06 09:33 新華網】【字號:

時間若倒回到8年前,85后海歸何綺玥及其男友張天航當時所從事的工作在很多人眼中根本不存在——寵物攝影。有人找上門想拍人像,“對不起,我們不拍”。

這份工作從最初的兼職到全職,再到兩人開起兩家寵物攝影夫妻店,正逐漸為人所知曉、所接納。如今兩人的店已有不少90后專職寵物攝影師加入,張天航已“榮升”店里的攝影總監,拍攝訂單排到了明年5月。

當然,不僅有寵物攝影師,眼下冒出的“新職業”可以說五花八門:漢服造型師、密室逃脫劇本設計師、轟趴管家、電競顧問、收納師、寵物托管師等。有的是上門給顧客收納衣物、喂養貓狗,有的是“人在家中坐,腦洞密室里開”,還有的負責幫顧客進行漢服裝扮,讓顧客玩嗨……或是新興的就業形態,或是在原有職業的內涵上進行了新拓展,這些新職業已成為不少大學生的“新寵”。

資料圖

據近日21世紀經濟研究院、智聯招聘與美團點評發布的《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80后90后成新職業從業者主力軍,占比超90%,其中95后占比超22%;此外,約35%、33%的新職業從業者分別為大專、本科及以上學歷。不走尋常路的他們,正以嶄新的就業姿態,詮釋著自己不設限的人生。

有的因熱愛,有的看行業

回國做寵物攝影師,這是何綺玥、張天航二人在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時就有的打算。“當時在英國,寵物攝影已經很普遍,國內還沒聽說過有誰專門在做。”何綺玥說,恰好自己學的是視覺設計專業,張天航主修犬類攝影,這對喜歡動物的情侶在2011年畢業回國時“雄心勃勃”,想要在寵物攝影領域闖出一片新天地。

很快,他們就被各自的家人澆了一盆冷水,“寵物攝影能有什么奔頭?不就是給狗拍照”“這算什么工作”“不如考公務員”……無奈之下,二人分別在北京找了份“正經”的工作:一個在外企搞設計,一個去廣告公司做攝影師。

“工作得不開心。”何綺玥告訴記者,兩人決定兼職做寵物攝影,最初在某購物網站上發布活動,從免費給寵物拍照做起。慢慢地,越來越多的人找過來,兩人僅僅做兼職已經忙不過來了。結果,試用期還沒過,他們就都辭了職,開始全職做寵物攝影:一個主要負責拍攝,一個主要做“寵物引導師”兼修圖。

何綺玥笑說:“寵物引導師也算我們發明的新崗位,因為給狗拍照和給人拍照不一樣,需要懂寵物的人去引導寵物配合拍攝。”辭職后兩人都像換了個人似的,跑到國內不少地方去,不僅拍寵物狗,也免費拍流浪狗,“很忙,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真的很開心”。如今,已有3萬多只狗在他們的鏡頭下留下印記。

根據愛好選職業,這也正如去年從北京農學院畢業的95后左佳裔所說,“千金難買‘我愿意’”。原本學園林設計專業的他,在畢業求職時壓根兒就沒考慮要跟專業相關,因為“當時只是分數受限才選的專業,并非感興趣”。他真正感興趣的是游戲,比如線下游戲密室逃脫,樂此不疲。最后,他找了份密室逃脫主題設計的工作,“就是負責怎么讓顧客進入游戲狀態,玩開心”。

而某沉浸式實景密室創始人趙鵬翀可以說“更會玩”。2010年從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技術專業碩士畢業后,和很多同學一樣,他選擇在一家大型企業從事一份與專業相關的工作。但玩過幾次密室逃脫后,他打起了實景游戲創業的主意,并于2017年轉行做起了密室逃脫店老板兼密室逃脫劇本設計師。

不過和左佳裔等純粹根據興趣擇業不同,趙鵬翀選擇密室逃脫是一個更理性的選擇,他看準的是線下沉浸式實景游戲這一新興行業的市場潛力,“線下游戲和線上相比,沉浸度特別高且社交屬性強,很符合年輕人的娛樂趨勢。而且我覺得自己有這樣的能力來進行劇本設計、運營實體店,所以何不試試呢?”

跨界探索,更自由也更自立

密室逃脫設計師這一職業,在趙鵬翀看來,和傳統文學創作有些類似,就是要講好一個故事,讓顧客走進密室就像打開了一本書,而自己便是“書中人”。

這最初對于理工科出身的趙鵬翀來說,并不是件易事。他調研了幾家北京密室逃脫店,想做出一些與眾不同的設計,又從懸疑小說、愛情電影、戰爭故事中找靈感,寫出了第一個懸疑劇本。“起初只寫了幾千字的主線故事,就開始一邊布置實景場地,一邊創作具體劇情,寫完得有10萬字。”

如果說劇本創作尚有跡可循,而如何在一間或幾間密室中創造出沉浸式的實景體驗對趙鵬翀以及很多從業者來說,是一次新的探索。因為和文學創作不同,密室逃脫劇情設計要在有限的空間、角色中實現,需要根據實景場地來規劃場地空間和玩家動線,還要撰寫文案和謎題,和工程施工方對接密室中涉及的機關需求等。

在設計前期,趙鵬翀自己找視覺參考,還手繪了部分示意圖,因為語言很難充分描繪設計思路;游戲中所有機關特效的控制系統,也由他敲代碼敲出來的;還要現場盯著場地施工,“處處都要注意,比如說場景是否貼合劇情設定?機關的固定方式是否牢固,會不會被玩家一拽就壞?”現在的趙鵬翀幾乎沒了休息日,“現在完全靠自己去摸索”。

當然,也沒人教90后王十音怎么做“網紅”,更具體來講,是B站UP主。從去年開始,王十音在男朋友的“慫恿”下開始在B站發布視頻,無論是視頻內容還是發布頻次都不固定,但她發現一個規律,自己發布的與漢服相關的視頻都比較火,于是她的視頻漸漸變為以漢服造型為主。隨著粉絲越漲越多,今年3月,王十音從一家知名游戲企業辭職,做起了專職UP主。

“以前做兼職,心態很放松;現在做專職,已不僅是愛好,更是自己的一份事業,想認認真真地經營。”在王十音看來,漢服造型和UP主都是比較新的東西,并沒固定的發展模式或路徑。于是她通過觀察、琢磨其他人的視頻,來推敲視頻構思和剪輯包裝,思考未來的市場發展方向,正如王十音所說,“這會讓你更主動、更自覺地去學習、嘗試”。

在王十音的衣柜里,至少有100多套漢服。吃飯也好走路也好,她都會不自覺地構思當天的漢服造型及視頻形式,還要想著怎么拉贊助、進行廣告推廣等。對于未來,王十音說,“漢服這一主題可能會變,但不變的是自己會一直做下去,做到市場不再需要我的那天為止”。

心態更開放,就業更靈活

《報告》顯示,隨著生活服務業的轉型升級,加之新職業時間自由、收入高、靈活度大等因素,一批高學歷人才也積極投身新職業。其中,約三成新職業從業者為本科及以上學歷,同比2018年,這一比例提升了2.11%。

比如在何綺玥的寵物攝影店里,7位寵物攝影師中有5位是本科學歷,1位是研究生畢業。“他們來做寵物攝影絕大多數是因為喜歡動物,也喜歡攝影。”何綺玥說,她在招聘員工時首先要看應聘者是否真的熱愛動物,攝影技術的高低尚在其次。

在江南大學大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戴云看來,之所以更多高學歷人才選擇新職業,一方面是因為社會發展催生出了多樣化、個性化的消費需求,另一方面大學生就業觀念更加多元、開放,“他們更注重遵從自己的內心,從自己的興趣出發,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而非僅僅的物質滿足,而同時家長給他們的自由度也很高”。

這在江南大學今年的應屆畢業生就業去向中也有所反映。據戴云介紹,今年畢業生中的靈活就業人數為128人,占比2.57%,“比如有的選擇去做插畫師、文創產品設計師,有的選擇做自由撰稿人,有的選擇寫網絡小說等”。其中,選擇靈活就業的畢業生大多來自人文社科類院系,來自理工科學院相對少很多,“一般來講,人文社科院系學生更偏向自由靈活的創意類或服務類工作,也更和新職業相契合”。

戴云認為,“無論是傳統職業還是新職業,只要學生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并且能發揮自己的專長自食其力,又能服務他人為社會創造價值,也是會讓大家尊重的。”正如趙鵬翀所說,“傳統職業和新職業本質上都是如何做好一個產品、一件事,更好地滿足公眾各種各樣的需求,服務于社會的發展”。

《報告》調查數據顯示,55%新職業從業者月收入高于5000元。具體來看,5.6%的新職業從業者的月收入達2.5萬元以上,6.1%的新職業從業者的月收入為1.5萬~2.5萬元,12.8%的新職業從業者的月收入為1萬~1.5萬元。他們有的不僅能夠自力更生,還帶動更多人就業,為行業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

讓戴云擔心的是,有些畢業生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或者盲目選擇或者一味逃避。此次《報告》的調查數據也顯示,超六成入行3年以下的新職業從業者“對未來發展感到迷茫”。但這一比例在入行3年以上的新職業從業者中大幅下降至14.4%。

“如果剛畢業時想不清楚也沒關系,迷茫是這階段學生的共同特點,首先在心態上要坦誠面對這一特點。此外,在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時,那就先干起來,要嘗試、實踐,而非一味逃避。”戴云建議,這種嘗試、探索最好能在大學期間完成,這樣更能節約學生的試錯成本,“大學絕不僅是在課堂上學知識,還要多參與社會實踐,探索外部職業世界的同時,其實也是在不斷認識自己”。(新華網)


編輯:呂憶曦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